чао丶s

【艾利】请对文字保持敬畏01-06

Fucking your Eyes:

*现代paro
*网络写手(艾伦)x职业作家(里维)
*视情节走向会有R18描写








请对文字保持敬畏01




见到那个人的时候,是个下着倾盆大雨的阴郁天气。
没有带雨伞也没有雨衣,周围的便利店自助出租的临时雨伞也全部被借走了。艾伦没遇到过比这更糟的天气。天气预报在大报特报了连续一周都是晴好天气以后竟然漏了一个暴雨,被迫淋成落汤鸡的艾伦只好顶着皮质书包替自己遮掩头顶那一小块微不足道的地方。
哒哒哒——
雪白的球鞋被泥水溅的一团糟,球衣也湿漉漉贴在身上,粘腻又有点微凉的感觉让他很难受。只想着快点回家,就算雨天跑步很危险,也想早一秒到家。
再不回去,我的读者会骂死我的啊!
艾伦加快了脚下泥浆飞溅的步伐,作为一个网络写手,艾伦最引以为豪的优点就是尽量满足读者的要求,只要是读者的留言他都会一句句仔细的阅读。更别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要求,只要他能写熬夜也会写出来。读者的愉悦就是他写作的动力,就是这样来者不拒又亲切至极的态度让他在短时间内积累了人气并且广受欢迎。
咚——
一边回忆自己可爱的读者们一边傻笑着的艾伦在拐向距离自己的公寓最后一个街角时看到了平时绝对见不到的一幕。
一个人噗通一下在他面前倒在了地上,艾伦长这么大就没见过什么人能直挺挺的手都不抬一下就这么仰面载进地里的。那个人面朝下看不清表情,但是肯定不会太好,至少在这之前他应该是活的。艾伦知道自己不该多管闲事,这种事不是他一个高中生能解决的,他应该马上拨打报警电话,或者救护车,再不济也得寻求一下周围视线可及的范围里成年人的帮助。本该是这样的,但是他没有选择任何一种能让自己轻松省力又绝不会有任何不妥的“聪明”办法。
这种鬼使神差的感觉用艾伦有限的词汇量无法准确的捕捉,或者是那个人比自己矮上半个头的身高,好吧那纯属目测。或者是那个人黑如漆夜的头发,就算沾上泥浆也丝毫不减光泽。又或许是那一圈露出破旧T恤的盈白的脖颈,甚至其他的什么,反正他不懂。
他竟然把一个不认识的人,完全不知底细的,甚至无法确定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的可疑分子带回了家。
“好沉啊啊啊!!!”
虽然在他试图抱起他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后悔。

艾伦用尽了自己今日的所有热量把那个人拖回公寓,虽然愧疚于一路上的磕磕碰碰,但是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他在心里小小的道歉了一下。
直到把自己和这个男人都弄干净以后艾伦把他塞进了自己的被窝。最开始想的或许是个流浪汉的假设在洗澡的时候就被推翻了,男人的身上并没有太多应该属于流浪者的污渍,反倒挺干净的,除了今天沾上的泥土。这很不正常,普通情况下如果一个人潦倒街头,要不就瘦骨嶙峋,要不就哄臭无比。但是这个人哪一样都没占上,干净的不可思议。不过他身上倒是真的什么都没有,比要饭的还穷,一件单衣,一条裤子,除此以外就剩下一个人。
艾伦晃了晃半干的脑袋,虽然他忍不住偷瞄床上的那个人,但是该做的事可不能忘记。他打开自己连载小说的论坛,上面已经等了许多粉丝,他们没等到艾伦的更新就自顾自的开始闲聊,有些已经想出各种各样天马行空的理由猜测从不延迟更新的艾伦遇上了什么事。看着粉丝们对他的生活细节都如此孜孜不倦,艾伦就止不住的高兴,他真心的喜欢他的读者们,他觉得他们是最可爱的人。只是晚来了一会就有那么多人担心他,这让他有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键盘上还带着一点湿气的手指啪嗒啪嗒飞快的敲击着,他一边和粉丝们道歉一边保证今晚一定更新,请大家耐心等待。
一条公告发出后马上引起闲得发慌的粉丝们纷纷回应,这种被众人包围的满足感让他高兴的想原地转一圈,快速的阅读完粉丝们的热情后艾伦关闭了论坛打算全速码字。
一边回忆上一章的内容一边在脑内演练角色们下一步的行动,空白的文稿上飞快的出现一行行跳跃的文思。
要不要加点劲爆的转折呢?
或者,让文章结尾停在意味深长的地方?
干脆杀掉一个主要角色会更有冲击力!
脑内飞快的蹦出各种点子,情节就像炸开的火花一样源源不断的落在键盘上,尤其是这种时候,艾伦总是烦恼自己打字还不够快,就算指头都已经有点发痛,不断交换的指节几乎显现残影。




“喂,小鬼。”








请对文字保持敬畏02




仍然沉浸在文思如尿崩中的艾伦根本听不到这个房间除了键盘声以外的任何声响,他只是飞快的舞动手指然后把自己的思维变成文字。
“喂...”
后面的人又喊了一次,饱含对狂热于自我事业的艾伦的不耐。
“啊啊?!啊!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痛......”
艾伦越说越轻最后干脆低下头无法直视对方,这绝不是自己头颈太酸或者别的什么客观原因导致的。虽然艾伦不想承认,但是——
这矮子气场未免太强?!!
和刚才安静的在他怀里被他清洗的时候完全是两个人。现在他正单手叉腰,以头部丝毫不向下转动仅仅是眼睛朝下看的表情盯着他看。眉头深皱着形成一个明显的川字,虽然不知道他在生什么气,但是迟钝如艾伦也清晰地感受到了这个人几乎冒出黑气的烦躁感。
“名字”
“艾伦,耶格尔”

“年龄”
“15”

“职业”
“学生...”

“那就是无职”
“学生不能算无职吧...”

“无职”
“对不起,我是无职”

完全反了,艾伦甚至怀疑到底是谁把谁从路边救回来的,现在的状况让他想扑通一下跪在这个男人面前。这种让人透不过气的压迫力是他从来没感受过的。艾伦自诩从12岁就能独自居住,直至今日多少算半个社会人,不管是掐着超市打折时间仅以一人之力扫荡全部货架犹如战神一般的中年主妇还是无视春夏秋冬只是沉浸在0101的世界里当打开大门的时候惊觉‘啊,冬天了吗’的阿宅,他都见识过了。并且习以为常,但是就是这样丰富多彩,精彩绝伦的15岁人生却像哪里输了一样,被一个奇怪的矮子折服了。
“你在干什么?”
“啊?我...我在发呆。”

”我看的出来,我是说你刚刚啪啦啪啦的在忙什么?“
”哦,这个吗,你对这个感兴趣吗,这个是电脑...“

”我...看的出来,说重点“
”我在写作,我兼职网络写手...“

”不赖啊,出过书吗?“
”没...只有网络上的连载“

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艾伦屏幕上的专栏笔名,转而以另一种充满兴趣的眼神看着艾伦。艾伦被他看的毛骨悚然,以他的阅历根本看不出这个男人想干什么,他唯有等待对方下文的份,虽然多少有点不甘心,但是至少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他还是知道的。在面对深不可测的‘对手’之前他只有按兵不动。
”能让我住在这里吗,我会付房租的。按照周围的平均租金。我很感谢你救了我,让我多少做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回报你。还有,你可以叫我里维。“

”诶?!诶???!!“
话锋转变太快艾伦一时无法理解,这个自称里维的男人刚才还以看垃圾一样的眼神审视自己,马上就变了一种态度,几乎又是完全不同的性格,措辞非常礼貌,甚至...甚至他要是没看错的话他好像微微地,当然只是非常非常微微地,几乎是细不可辨的角度向前倾了倾身。
”这是预付租金,明天我就去银行取钱,顺便拿点衣服和清洁用品过来,你这里太脏了,不适合居住。“
”等...等一下...里维先生“
”有什么问题?“
”能有人和我一起分担租金我是很高兴啦,但是既然你...银行...衣服...那你怎么会晕倒在...“
”有什么问题?“
”没有。“

艾伦看着手心里那个精巧的饰品出神,刚才大概是他太粗心,根本没有发现里维还带着耳钉。样式十分简单,只是一个三分之一米粒大小的规整圆形饰品,但是仔细看的话却有许多切面。趁他还把注意力放在耳钉上的时候里维又钻进了被窝里,他看上去好像很累,只是一会而又进入了睡眠。
听着对方平稳的呼吸声艾伦也不好再打扰他,刚才大概是被他打字的声音吵醒才会那么生气吧,不过这只是他的猜测。轻手轻脚的合上电脑以后,艾伦抓了一把零钱和大门钥匙就出了门。新室友加入后的生活会如何他想象不出来,但是肯定不会太坏。他踩着有点高兴的步子走在雨停不久的路面上,然后拐进了一家珠宝店。



”您好,先生,这是估价。请问您有意转让吗?“
看着店员推过来的鉴定结果,那一串无法消化的0让艾伦几欲窒息。柜台小姐的脸上仍挂着公式化的笑容,她刺眼的白手套还有烫的笔挺的制服都让艾伦有种想冲出店门的冲动,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再让他想说一句话。






15岁的少年心在这一刻放弃了思考。









请对文字保持敬畏03





自己是怎么回来的,艾伦已经记不清了。只是等他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莫名其妙比自己富上数万倍但是还一副‘我是流浪者,如果你愿意收留我就再好不过,但请务必要让我报答你’的里维先生以后,总有更不能理解的事情在等他。艾伦去便利店买了点简单的食物,一边想着里维先生大约是遇到了什么说不出口的大事件才不得不屈居在自己的小房子里吧一边晃晃悠悠的往家中走。
年轻人推开了自家的房门,以门框为分界线,门外门内为分水岭,在原本自己十分熟悉的那个区域内,变成了另一个世界。
闪耀着,名为干净的光芒。
“哇......”
艾伦第一次不敢踏进家门,第一次见识到地板也能当镜子照,更是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心灵上的洁净。
“别进来!在门口站好!”
“哦...哦!里维先生你睡醒了吗?”
“当然没有,你知不知道你房间里有股怪味道。我睡不着,才爬起来回家拿了点东西来扫除。你平时到底是怎么做的,完全没有打扫吗?”
“对...对不起”
被里维说的节节败退,艾伦一退再退,几乎要退出家门。里维在察觉到艾伦的到来后迅速从里间冲了出来,等看到他的时候艾伦更是觉得膝盖一阵酸软。里维几乎是全副武装,头上戴着三角巾,还有胶质手套和抹布,手里正捏着绝对不会在他家里出现的清洁剂。
虽然最无法忽视的是他略显苍白的脸色和眼帘下明显的阴影。
“里...里维先生...”
“鞋脱了”

“哦,好”
“你今天洗过澡吗?”

“我洗过!”
“那就好,鞋子给我,我给你消毒。”

“啊...那麻烦你了”

艾伦眼看着里维拎起他的鞋子就像拎着O强一样可怕的东西那样把它们甩到阳台上,然后喷洒了大量的消毒剂,一层又一层。这种什么东西被销毁了的感觉说实话不怎么好。艾伦拿了一个垫子坐在地上看里维忙碌,他不光注重于打扫,甚至连整理都做得一丝不苟。虽然这是好事,而且也帮了他大忙但是书架上那一排位于醒目位置的H女郎杂志让他不禁汗颜,里维做得很彻底,还按照字母顺序把他们一一排序,几乎是触手可及的便利。
大家都是男人,被发现小黄书也没什么,更何况艾伦正值青春年少,有点什么都不奇怪。但是艾伦一想到说不定那些书的每一页都被仔细的消过毒了就再也没兴致看了。
“里维先生的洁癖症真厉害啊。”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那个时候他一定是忍到极限了才会倒下的,不然他怎么能容忍自己摔进泥浆里。以这个人如此神经质的洁癖而言,能在自己被窝里睡着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认可了。
“只是从小的习惯罢了。对了,我帮你把被子床单都洗了,这阳台真小啊,没地方晒啊...”
“...”
“你被子到底有多久没洗了,有很奇怪的味道”
“...我替被子给您道歉,不过还真亏你能睡着啊”
“因为我一周都没睡觉,不然也不会突然失去意识了。你家还真是神奇啊,越是整理越能发现更多表面看不见的东西。”里维一边掸着除尘棒一边侧过脸瞄了一眼开始抠弄坐垫的艾伦。
“一周...我觉得你比较神奇,生命力方面。”
“嘁”
咂嘴了啊,他没话说就干脆咂嘴了。
和前一个小时的印象不同,里维先生既不是不可理喻的人也不是野蛮人,越是相处越是离流浪汉这个初见面的猜测愈来愈远。他的谈吐虽然有几分随意但是没有丝毫逾越,完全不好奇艾伦的生活状况之类的小事,只是单纯的在打扫。如果说这就是报答的内容的话艾伦觉得倒也挺不错的。虽然艾伦不能算是个纯粹的阿宅,但是除了学校必要的课程以外他一般都和住处两点一线。就算有人邀请他出去玩都会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推脱掉,因为他实在是太喜欢写作了。
就算不能出书也没关系,虽然那是他的梦想,但只要能像这样在网络上写作已经让艾伦很满足了。有人看他的文章,喜欢他的文章甚至等待他的更新,这简直是让他最高兴的事情。
艾伦想给里维帮忙,再怎么要报答他这里也是他自己家。但是里维只是挥了挥手表示完全不需要帮忙然后继续低头拖地,艾伦有点尴尬的收回手,坐回垫子里。面前的人专注于打扫并且几乎不受干扰,而他的文章只写了一半,和粉丝约好了晚上会更新的但是他现在很犹豫。
并不是说房间里有另一个人就不能写,只是微妙的有点不好意思。要知道艾伦已经两三年没有人和他一起生活了,狂热于医学的父母常年居住在海外,不是学术演讲就是闭门不出研究专长领域的尖端科技。在确定艾伦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后马上就放心的给他绝对的自由。艾伦的很多朋友都羡慕他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也不必忙于打工,每月的生活费足以支持他做一些生活必须之外的爱好,但是艾伦却没有做那些少年们羡慕的挥霍,最遗憾的是写作在那个年纪的孩子里基本是不被理解的。

“里维先生,我...要开始写东西了,键盘声会影响你吗?”
“这是你家,忘了吗?”

“我觉得还是问一下比较好...毕竟我们以后要一起生活了嘛”
“别说的像新婚一样”

“我不是那个意思!”
“管你呢。快写吧,不是来不及了吗?”

“啊啊啊,是啊!我得快点!”

艾伦收起垫子坐到电脑面前,对着那个打了一半的文稿,稍微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不管是键盘还是显示屏的边边角角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就像新出厂的机器一样让人无从下手。里维先生还在有条不紊的打扫,明明在大扫除却没有很大的声音,这个人连打扫这么吃力的事情都能做的游刃有余并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里维先生看上去挺高兴的。



艾伦使劲晃了晃头,试图驱逐这些不找边际的猜测,里维身上有太多谜团,他既想知道又不想知道。而且有点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总是忍不住把视线投向里维,这个一点都捉摸不透的人太容易引起他的好奇心了。







请对文字保持敬畏04




和里维一起生活已经有段日子了,就好像温白开,既不炙热也不清冷,一切都变得自然而然又恰到好处。那个人对打扫很执着,每天都会来上一次,久而久之艾伦也习惯了。家里时刻保持干净也是件不错的事情。虽然他不知道里维打算住到什么时候,但是这个问题他难得的回避了,因为他暂时还不想考虑这个问题。
或许是因为里维的缘故,有一定数量的读者反映艾伦的风格产生了某些细小的变化。

——你的文章,最近有人说变得‘成熟’了,你是有意改变的吗?

艾伦看着自己的网络编辑发来的讯息陷入了沉思。
‘成熟’吗...?
艾伦自认为自己没有风格,单纯的写作,单纯的讲故事,有人看是再好不过,没人看就自娱自乐。距离没有人看没有人理睬的自由的写作其实过去也没多久。艾伦推着滚轴翻看自己的文章列表,不知不觉已经写了很多篇了,也有人说过他产量惊人,行文流畅。但艾伦自己是知道的,那不过是顺着自己的思考把他们变成文字,和‘说出想说的话’那种再自然不过的行为是一样的。他不值得那么高的评价。

“怎么了,才思枯竭了吗?”
一直窝在床上没出声的里维撑起头看着对屏幕发呆的艾伦。
“里维先生觉得我有什么变化吗?”
“哪方面?”

“我也...不知道,大概就是从你第一次见到我开始和现在对比?”
“变干净了吧,还不是我的功劳”

“哈哈哈,不是啦。我是觉得我没什么变化,但是读者说我的风格变‘成熟’了...怎么回事...”
“哈。”

“你刚刚笑了吧”
“没有”

“我明明听到了!”
“嘁”

里维不再理睬他,又一头栽进被窝。他没有枕着枕头,只是随意的躺在床上,没有盖被子也没有睡着。里维除了打扫以外偶尔会看艾伦的文章,最开始艾伦表达了强烈的抗议但是都被无视了。在自己面前被人看自己的文章有种莫名的羞耻感,就像不穿衣服站在马路上,让他浑身不舒服。不过所幸里维一次都没有做出评价,虽然没有得到批评但也没有表扬。这种什么都没有的‘无’的状态让艾伦有一点点失落感。

“写不出就不要写了,做点其他事情或者看看别人的文章”
里维蒙在布料里的声音有点模糊,他没穿袜子,大概是觉得有点冷,就把脚伸进了被子里。

“恩,说的也是。里维先生喜欢看什么文章?”
“没有废话的。”

“普通来说...都不会写废话吧”
“你的就全是废话,你没意识到吗?”

“诶?!是...是这样吗!”
“你写的太罗嗦,一句话能写清楚的事情有时候写了一个段落。平时也没见你有多能说,写出来倒是大段大段看都看不完。”

“嘿嘿”
“傻笑什么”

“里维先生有仔细看我的‘废话’,感觉有点高兴”
“胡说什么”

里维背对着艾伦侧躺在床上让艾伦看不清那个人脸上是什么表情,不过心情应该还不坏。平时他们对话不多,总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没什么意义的事情,没什么话说了就会停下,但是并不会觉得尴尬。里维是个存在感很强烈的人,就算没有在说话没有做任何动作,只是那么躺着也让人有种他正在表达着什么的错觉。这大概就是里维最神奇的地方。
里维看着他的时候艾伦很少能和他对上视线,里维的视线就像柔软的刀锋,看似纤薄但是却有不可忽视的疼痛感。不过里维不看着他的时候艾伦就能肆意的把视线落在他身上,消瘦的背脊,盈白的脖颈。
以前也发生过突然写不出文章的事情,那时候里维还不在,艾伦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会打开他最喜欢的作者的书拜读。和艾伦所写的青春文学不同,那个人写的是纯文学。虽然听上去有点吓人,但是那并不是饱含艰涩词汇,深奥难懂的文字,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艾伦每次试图形容他的文章都会语塞,他想不出任何合适的词来概括那样的文章。
那个作者的笔名的Live。
他从不在网络上连载,第一次知道这个人的时候他是以实体书出现在大家面前,那么突然,又无人超越。他就像一个神话,拒绝一切与公众见面的场合,仅仅是以文字捕获了几乎看过他书的所有读者。
网络上有他文章的节选,虽然出自他的个人账号但是据说那是他的助手在打理。而Live本人也充满了神秘感,没人知道他的年龄,相貌,甚至不知道他的性别。
不过这都不妨碍艾伦成为Live的忠实粉丝,他买了Live所有的书,包括每一次再版的同一本书籍他都做了收藏。每次打开他的书都能让他有种朝圣的感觉,那种压倒性的实力让人透不过气但是又止不住的继续看。
只是里维在整理的时候把Live的书放在了书架最高的位置,就算是艾伦要拿到也要垫脚,如果是里维的话说不定要踩小板凳才行。
艾伦一边翻书一边为自己的猜测感到愉悦。床上那个人还窝着一动不动,他就像一只猫,总是保持最舒适的姿势却不松懈,艾伦知道他醒着,只是懒得说话。



“又在看那种书了吗,翻书的声音有点吵。”
“那还真是抱歉。”
“哼”




请对文字保持敬畏05





艾伦外出的时间无非是采购或去学校,这种时候里维就一个人在家不知道会做些什么。虽然明白就算留他一个人在也无须担心但是艾伦却比以往更期待回家,不仅仅因为写文章,还因为有个看文章的人。
听着大门合上的声音,里维在阳台边上一边晾衣服一边用余光扫视楼下的小路,再过几分钟,艾伦就会从这里经过,然后前往学校。在艾伦马上就要出现的时候他收回了视线,因为艾伦会在这段路抬头看他,虽然知道,但是里维不会和他对上视线,因为一旦回头看,艾伦就又会马上装作不经意的把视线移开,莫名的紧张。
多少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但是他从未给过回应。
艾伦一边从拐角转弯一边寻找自家阳台上那个身影。早上的好时间他会用来洗衣服,如果是阴雨天就把衣服在室内烘干,如果天气晴好就晒出来。今天天气不错,于是他就抱了一筐衣服一边扯平衣角一边挂到晾衣架上。这段路很短,只有短短几秒的时间,但是足以让艾伦一整天都精力充沛并且归心似箭。
意识到自己的心意也不过是最近的事情,艾伦自诩不算迟钝的人,但是或许距离太近才导致看不清真实,他已经习惯的里维的存在,就像这间房子,虽然一开始不属于他,但是一旦开始融入生活就变得自然而紧密。
那是一次早回家的下午,社团老师病假于是艾伦就被迫成为了归家社,很早到家的他在玄关一边换鞋,一边喊着‘里维先生,里维先生在睡吗?’这种无关紧要的话。虽然里维表现的有些嗜睡,但是观察久了艾伦也能明白他大部分时间都没有睡着,而且就算入眠也睡得极浅。但是那天没人回答他,家里一如以往的那样干净,整洁,一切都有条不紊。唯独没有里维。
最开始想到的是里维大约是回去了,他从没承诺过会一直在这里,而艾伦也没表达过类似希望他一直住下去的意愿。谁都不说,自然什么都没有。艾伦不断地安慰自己,想这不过是自然而然,他来的不声不响,走的也必然消声无息。里维想怎么做都是他的自由,要说哪里有不对的话,那一定是妄自猜测的自己不对。
艾伦照常打开电脑,对着空白的文稿想打几个字,无意识的手指头却敲出了里维的名字,那个时候艾伦才突然明白,自己大约是对那个人怀有特殊的情感的。
对于这个他几乎什么都不知道,除了喜欢打扫和他的名字以外,一切都是谜的人,他竟然看的那么重。
虽然或许不会有什么用,但是艾伦还是想去第一次遇到里维的那个拐角,希望能见到他,但是就在他慌慌张张穿好鞋的时候大门从外面被打开了。
门外是里维,他晃着手里的钥匙指指艾伦“这么晚还出门吗,拉屎没纸了?”
“里维先生......”
哐的一下艾伦把门关上,第一次用不礼貌的视线从上至下俯视里维,“我还以为你走了。”
“我只是去拿换洗衣服”里维指了指手里的行李箱。
“困吗?”
“有一点。”
压抑着内心几欲翻滚出的酸胀,艾伦有点不确定的伸手试图抱住里维。
年轻人的手臂绕过里维的身后虚虚的环成圈犹犹豫豫的收紧那个狭小的范围。这次艾伦难得没有避开对方的眼神,鼓起勇气看着他然后用力抱紧他。怀抱里的触感比想象的结实多了,里维既没有推开他也没说话,只是侧头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艾伦尚不够宽厚的胸膛上。

“你想妈妈了吗,臭小鬼”
“你是妈妈的话我就承认想了一下”

“嘁,别太得意忘形了”
“里维先生好香啊”

“真的揍你啊”
“让我再抱一会再揍也不迟”

那天晚上以后就算晚上睡觉的时候艾伦也会抱着里维睡。而里维也没说什么,算是默认。艾伦不知道自己的感情是不是传达到了,至少他自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并有一个目标为之努力。

艾伦收回看着阳台的目光,不断回味不久前还在自己怀抱里的触感。他知道这或许很难,而里维也没有回应他。不过这不要紧,至少他没有拒绝他,这就是个好兆头了。





请对文字保持敬畏06






“里维先生你看你看!又有留言了!”
在每天惯例的更新结束后艾伦最大的乐趣就是不断刷新页面等待读者的回馈。
“肯定又是‘抢到了第一条’或者‘又更新啦’之类没有意义的回复吧”里维头也没抬更没有去看艾伦兴奋的指着的留言栏,只是把刚泡好的咖啡放到艾伦的桌上,然后先吃掉他的方糖。
“才不是没有意义!读者的每一句话都是有意义的!”
“哈,你未免也太没要求了。”
“是里维先生要求太高了!”

“艾伦。”

哐当一下里维把勺子放进艾伦的咖啡杯,直呼名字让艾伦一瞬间收了声,有点不确定的睁着他灿金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里维。

“艾伦,你真的知道读者是怎么看你的吗?”
“我...”
“读者对你来说是什么?给你捧场的小可爱?围着你打转的追随者?不管好坏都说喜欢的跟风众?”
“你说的太过分了吧...”

“那我换个说法。你不妨随便点开一个读者的收藏栏,是不是都超过五篇以上的文章订阅。”
“...但是这很正常吧,喜欢除了我以外的作者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啊”

“那你再看看他们在其他作者留言栏里面说的话是不是也是这些”
“什...?!”
艾伦马上点开那位第一个留言的读者主页,他竟然收藏了三十多个正在连载中的专栏,而且他的留言内容无一例外都是抢第一个留言的位置。除此以外不是聊天就是些没什么内容的留言。艾伦不断的往下快速滑动滚轴,足足十几页留言大多都是差不多的内容。
“可能抢第一是他的爱好...”
“是吗?那其他的呢?”

“其他...”
艾伦一下子点开好几人,大段大段的往下翻阅,几乎都和里维说的差不多,那些夸奖他的话,说喜欢他的文章,还有无数表白的简讯也都分毫不差的出现在了其他专栏作者的留言框里。

“‘你文章写得真好’‘最喜欢你的文字’‘难得看到这么好的文章’‘总算找到喜欢的了’这些话,并不是只对你说的。“
”我写的又不好,比我好的作者也很多,总不能要求读者说的话都不同吧“

”艾伦,被‘这种’粉丝影响而不断满足他们只是随口提的要求的你,不觉得很好笑吗?“
”里维先生,你不能这样说我的读者“

”这是事实。你不是唯一他们‘爱看’的作者,也没有到只看你不可的程度,有个不管说什么都会被满足的人体点菜单,他们只是觉得很方便而已。“
”不是这样的!“

几乎是从位置上弹起来一样,艾伦猛地站起摁住里维的肩膀。流转着金光的眼眸里上下翻腾,死死地盯着里维。
”被我说中了吗,艾伦。“
”他们一定有好好看我写的东西,不管是伏笔也好,悬念也好都好好地看过了。只有仔细的阅读过才能得出评价,我的读者不是那么敷衍了事的人!“
掰着里维肩膀的手指骨节崩的紧紧的,指尖传出的力量牢牢地钉入他只穿了单衣的肩膀,虽然有点痛,但是里维也没有推开他。第一次见到生气的艾伦,里维觉得有几分有趣,在他的印象里,和艾伦相处的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日子里他总是谦逊又有礼。对他从不直呼名字,虽然并未询问过年龄,但是一直都是以先生尊称。尽管艾伦还有点少年未脱的稚气,但是几乎每一天都能看到他在往前迈步,他很耀眼,璀璨好比阳光,是和自己完全不同的另一种人。
”是吗,那你要不要问问看他们都读了些什么?他们真的记得你?要不是每次更新都有系统提醒,他们会眼巴巴的守着你更新?真的喜欢一件事物是怎样的表现你不知道?想想小时候爱看的电视节目,不是还没开始就等在电视机前面守着了吗?那时候有系统提示你去看吗?“

”里维先生...你明白什么...这么说也一样是吗,你也不过是个读者,你知道我什么?!“
”比你想的多一点“

”是嘛,那里维先生知道我是怎么看你的吗?“
”...“
这小鬼,失去理智了吗...读者对他来说原来这么重要吗。嘁。疼死了。

”里维先生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
”谁管你“

”你总是这样,好像什么也不关心,什么都不重要,也什么都不说“
”你也没问我“

”里维,我喜...“
”水开了,我去关掉“

里维用力推开了他,好像再普通不过一样哒哒哒快步走向厨房。
借着愤怒的热潮几乎呼之而出的表白被突然打断,里维的借口明显到小孩子都看得出来,越是这样好像是随口一说的推脱越是让艾伦快要无地自容。这比任何直接的拒绝更让人绝望。明明就快要说出来了。明明...
难得里维说了那么多,明明平时都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怒火被熄灭的艾伦有点丧气的靠在墙上,里维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比任何人都想知道。虽然他也不希望自己的读者被那样说,但是里维的拒绝他也一样不想。
哒哒哒里维拿着水壶又回来了,艾伦像一根枯萎的枝条歪在墙边被抽空了力气。
”喂,小鬼“
”...“
他太难过了,甚至没有回应,只是无力的抬了抬眼皮。

”你刚刚想说什么来着,老年人耳朵不好,没听清“
”我想说我喜欢你来着“

”哦,这样啊“
”老年人你确定听见了吗,我说我喜欢你“

”听见了啊,你说你喜欢我,所以呢?“
”所...?!不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说的喜欢是...“

”是说想和我上床的意思吗?“
”...啊...?不...不是...那个...诶...???“

”不是吗?那你说个屁“
”不是,我不是说不是啊!但是...不对,好像挺对,不对不对!请和我上床!“

”那你早说啊,绕那么大圈子。“
”...感觉还是哪里不对啊,那里维先生喜欢我吗?“

”谁知道呢,不讨厌吧“
”那我...可以吻你吗?“

”别什么事都来问我“

咕嘟,艾伦用力的吞咽了一下。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该说是附和里维的风格还是意料之中呢,他不知道。但是直觉告诉他如果现在不做点什么的话以后恐怕就没机会做‘什么’了。
于是艾伦有点犹豫的凑过去,里维没有动。然后再凑的近了一点,里维还是不动。

直到他触上对方的嘴唇,里维也还是没动。

比想象中的柔软的多。






-tbc-








*艾利只是心血来潮,真爱莱贝不变!!!!!!!!!!

评论

热度(34)

  1. 半、情歌Fucking your Eyes 转载了此文字
  2. чао丶sFucking your Eyes 转载了此文字
  3. 小绵羊Fucking your Eyes 转载了此文字
  4. 我的灵魂在唱歌Fucking your Eyes 转载了此文字
  5. listener.yaoFucking your Eyes 转载了此文字
  6. 心愛他1314Fucking your Eyes 转载了此文字
  7. LanFucking your Eyes 转载了此文字